Tabris

做只海洋生物

心情小记

啊    有朋友真好
(咸鱼发言)

【明丐】一个乱捡大猫的叔丐的故事(试阅)

嗯哼,

 

这是一个暴娇又护短的松狮丐丐叔和弱视却吊炸天喵教大佬大猫的故事。大概就是大猫小时候因为一只天生的灰白色的眼睛而被排斥,这只眼睛也有残疾,就是弱视。年少气盛的丐叔一天去沙漠里向友人(花哥)讨酒喝(其实是去救人),路上偶遇被赶出来的大猫,大猫饿得走投无路,于是去抢丐叔的干粮,被丐叔暴打一顿。……中间因为种种原因分开了,叔丐一直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大猫,直到三年后被告知其实大猫并没有狗带……

于是暴娇丐叔决定自己去堵人,顺便把人揍个半死。

(大纲……打了个大概吧。先放个试阅,随缘更文)

warning:年龄差10岁    题目我乱写...

【瓶邪】摸金巷里筒子楼(六)

倒斗无关,博君一笑。很快就有关了。目前为止这是一篇刚刚面临城市化的乡土文学。

背景是90年代校园(跟校园好像也没什么关系)铁三角。从单车油条豆浆变成了夜夜留宿困难户·张 的筒子楼爱情故事

自力更生狼狗张X人美心善吴小邪

还没开车,先让他们走走剧情谈谈恋爱。

吴小邪作为比当时的大学僧天真还要天真的小天真,真是美味。美味到令人心疼……(如果跟之后沙海的吴小佛爷作对比,简直是一把杀猪刀)

人物是三叔的,OOC是我的。因为年龄操作和私设的缘故,跟原作人物有出入是难免的,敬请谅解(。)


正文

这不是闷油瓶第一次玩失踪。但吴邪还是像他第一次玩失踪的时候...

小天使们这是一张假条

本周太忙了...失踪一周,如果开题报告能在下周出来的话下周一定更!
(这是关于某乡土文学的请假条orz)

【瓶邪】摸金巷里筒子楼(五)

倒斗无关,博君一笑。至少现在还无关……

背景是90年代校园(虽然现在跟校园也没什么关系了)铁三角。正式从单车油条豆浆发展到了街头斗殴(不)的乡土文学


人物是三叔的,OOC是我的。

明人不说暗话,下章我想虐狗。还想开车。(x)

自力更生狼狗张X人美心善吴小邪

我就知道这个时间段发没有人嘎嘎嘎……(沉迷论文无法自拔的大苦逼如是说道)

 

正文——


今天是个大热天。所谓大热天,就是天上焖着、地下蒸着,中间卡缝缝里的人儿们被天上地下地烹炒焖煮,只偶有丝丝热风来给地上还喘着气儿的调个味续个命。吴邪叼着冰棍又晃过了一条街,街上没多少人,潮湿闷热的天...

【瓶邪】摸金巷里筒子楼(四)

倒斗无关,博君一笑。年龄操纵有。目前是个中学生(。)

背景是90年代的校园铁三角(虽然胖子这章还在打酱油……)是个单车油条豆浆,柴米油盐酱醋茶,也许还在街头斗个殴啥的乡土文学。

人物是三叔的,OOC是我的

自力更生狼狗张X人美心善吴小邪

过渡章,顺便拉一下感情线~小破车在中学时期是不会有的,我也趟不起这个雷orz

老张醒着,正犹豫要不要叫醒装睡的人(x)


正文——


吴邪睁开眼,又一次对上了闷油瓶光洁的下巴,视线下移,还能瞟到近在眼前的轮廓清晰的锁骨和肩窝。这是他今晚第五次睁眼。要是此时斗胆向上看去,一定能饱览闷油瓶意外的柔和放松的睡颜,毕竟是在盛夏...

【瓶邪】摸金巷里筒子楼(三)

倒斗无关,博君一笑。年龄操纵有。

背景是90年代的校园时代铁三角,单车油条豆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乡土文学。人物是三叔的,OOC是我的OOC是我的OOC是我的……

自力更生狼狗张x人美心善吴小邪(现阶段)

从这一章起大概可窥后文之端倪……老张设定和天真胖子不太一样,全文只有老张是清醒的,虽然过程有点慢(x)


正文——


暑假


吴邪的空调终于到了。待在恒温的室内,透过玻璃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散发着可爱的光辉,就连蒸腾的暑气都似是油画里不真实的陪衬。双肘撑在窗棂上,两掌就这么贴在玻璃上——对面那扇黑洞洞的窗子正好嵌在手掌之间。...


我没坑d(ŐдŐ๑)

最近开学,更新缓慢。但请小天使们放心,本乡土文学就算再扑街也不会坑的👌

【瓶邪】摸金巷里筒子楼(二)

彻底地乡土文学了(x)出现了!打工张!出现了!迟到铁三角的神走位:君子逾墙走(x)

自力更生狼狗张x人美心善吴小邪     铁三角的初中到高中

倒斗无关  博君一笑。人物是三叔的,ooc是我的。

正文——

 

2(初二)

 

吴邪最近总能碰见张起灵。

 

早起上学的时候,午休打饭的时候,体育课拿球的时候,甚至现在。吴邪不自觉地捏了刹车,长腿撑在一边的路基上,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超市。一辆货车停在店门口,司机是个发福的中年人,正靠在车门上吞云吐雾,另外两人在车厢后有条不紊地卸货。一...

【瓶邪】摸金巷里筒子楼 (一)

设定是九十年代初,铁三角初中到高中,不涉及倒斗

自力更生狼狗张 X 人美心善吴小邪   老张生动演绎什么叫咬人的狗不叫(x)

老一辈的纠葛被我意思意思恶搞成了真·下地摸金的挖金矿的黑社会了科科。就是想爽一把单车豆浆油条,你掩护来我翻墙的逃课铁三角:)权当恶搞,博君一笑。

正文——


摸金巷里的筒子楼今天也不太宁静。


一辆二八车悠悠穿过这老巷,坑洼不平的石板路颠得座上的绿制服双颊肥肉一阵抖动。终于,绿制服停在了一栋墙体发黄的老筒子楼前,把手伸进了装着几千张信件和公函...

© Tabris | Powered by LOFTER